鄉村小說 > 游戲競技 > 官商秘史 > 第245章 撲了個空

第245章 撲了個空

推薦閱讀: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學網 h小說 未刪節 全文閱讀 盡在 https://www.xncwxw.com/王思璇來到酒店后,楊牧之打開門就嗅到她身上那股成熟美婦的氣息,見到王思璇露出甜美迷人的微笑,楊牧之正準備去抱王思璇,卻被王思璇非常有技巧的一閃躲進了屋內,讓楊牧之撲了個空,王思璇順手把門關上,張開雙臂叫了一聲“老公”

    便一下投入了楊牧之的懷抱。

    “你這好老婆,抱你你不要,還反過來了。”

    楊牧之緊緊的抱住那柔軟令人癡迷的軀體,鼻中立刻傳來一股熟悉的美婦氣息,雙手在她的后背上撫摸著,楊牧之忍不住轉頭尋找那性感可愛的紅唇,她閉上眼睛迎上了楊牧之急不可待的嘴唇,兩張嘴便緊緊的吸在一起,立刻一條柔軟靈巧的肉條滑進了楊牧之的嘴里,楊牧之用力的吸吮著,雙手更緊的抱住她,仿佛怕一松手她就跑了一般,楊牧之用牙齒輕輕的咬住她的舌頭,兩條舌頭在楊牧之的口腔里互相糾纏,無邊的激情在兩人之間傳遞,更本用不著語言來說明,她有些氣息不暢的喉間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兩人的嘴一分開,王思璇便推開楊牧之說“人家喜歡,好老公,等我喝杯水,口渴死我了。”

    說完就跑到茶幾處拿起楊牧之的杯子喝起水來。

    楊牧之靜靜的看著王思璇將水喝完,好奇的問道“好老婆,你去哪里了,怎么這么口渴啊”

    “說來話長,等等再說。”

    王思璇嫵媚的看了楊牧之,“老公,我們進臥室吧。”

    那模樣純粹就是一副動情的模樣,楊牧之也不再多言,走過去吻住她已開始嬌喘的雙唇,兩只手在她背上幾近瘋狂的撫摸揉搓,那條超薄的紗裙就像她的皮膚一樣,楊牧之一手撫摸著她光滑的,一只手在她胸前的雙乳間不停地抓捏著。

    王思璇氣息不繼的脫開了楊牧之的嘴,大口急促的喘息著,雙手抓著楊牧之的胳膊,用愛到極處的眼神,充滿的嬌羞道“老公,去臥室吧,人家想你想了一晚上了。”

    楊牧之抱著她奔向臥室。

    到了臥室她從楊牧之身上下來,溫柔無比的幫楊牧之脫著衣服,修長纖細的手指慢慢的接著楊牧之的衣扣,兩眼充滿溫情和期待令人心醉的情愛的目光,楊牧之一只手抓著她白皙柔軟的,一只手撩起本就很短的裙擺,王思璇配合的分開雙腿,無限依戀的看著楊牧之,當楊牧之的手摸到她那花瓣時,她叫了一聲,“嗯,老公”

    楊牧之溫柔的用手指順著她股溝撫摸著,此時她已經被情火燒的渾身發紅,光潔散發著女性荷爾蒙氣味的花瓣里不斷地流出,楊牧之用手指輕輕的捅入之后,她靠在楊牧之赤裸的胸脯上,雙手解開楊牧之的褲子,慢慢的蹲下去,溫熱的手輕輕的握住楊牧之的龐然大物,頭上仰的看著楊牧之,緩緩的伸出鮮紅柔滑的舌頭,舔在龍頭上,楊牧之象觸電般的打了個寒戰,充滿無限愛戀的用雙手扶著她的頭,手指在她的兩個耳朵上輕撫,她含著令她吞吐有些困難的龍頭,手指在袋囊上撩撥著,陣陣的麻癢感從傳遍全身。

    楊牧之將她推倒在床上,猛的扯脫了王思璇身上剩余的衣物,一具光裸豐滿白嫩誘人的女體橫陳在床上,楊牧之一邊快速脫掉自己的衣服,一邊滿足地看著一絲不掛的王思璇,橫陳的她此時不勝嬌羞,粉臉通紅,媚眼微閉,嬌美誘人,一頭黑亮柔順的長發披散在床上,脖頸頎長白皙,雙肩圓滑,雙手無助地垂放在兩邊,胸乳飽滿,即使躺在床上也是高高聳立著,小小的一圈呈深紅色,其上搖曳顫動的則呈粉紅色,以下逐漸收攏,腰肢纖細,平滑,再往下又向兩側膨起成渾圓的臀部和胯骨,圓潤白嫩的大腿交叉處微微凸起,一叢黑亮的黑草地掩不住豐腴潤澤的幽谷,大小花唇微微張開,幽谷已經濕淋淋的一片,很是誘人,全身的曲線相當完美,凹凸有致,光滑玲瓏,腰臀交接處雪白呈葫蘆型。

    楊牧之猛的把王思璇抱起來,吻著她美艷的小紅唇,她縮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擺布,口中嬌嗲輕哼著任楊牧之壓上自己豐滿的,楊牧之抓住王思璇的碩大,覺得軟綿綿又覺得有彈性,掌心在上摸揉。

    王思璇全身癢得難受,蕩嬌哼著,楊牧之聽著她媚到極點的聲音弄得更起勁,把蓓蕾捏得發硬矗立,王思璇被逗得氣喘噓噓,花徑里癢得難受,再也忍不住了,“老公別再弄上面了人家下面好好難受”

    楊牧之聽到王思璇浪的聲音,對王思璇笑道“我下面也好難受,你幫我弄,我就幫你弄。”

    卻是翻身讓龐然大物對著王思璇的小嘴,低下頭雙手再次扳開王思璇修長的大腿。

    王思璇大腿跟細嫩的肌膚上烏黑芳草間鼓鼓上鮮紅的花蒂顫動跳躍,肥美的花唇張合,花唇四周長滿烏黑的芳草閃閃發光,排出的溪水已經充滿股溝,連菊蕾也濕了,楊牧之把嘴又一次對著王思璇肥厚的花唇,對著迷人的花徑吹氣,一口口的熱氣吹得王思璇連打寒顫,忍不住挺起圓白的圓臀。

    楊牧之左手托住花阜,右手按著菊蕾,用嘴猛吸花徑,王思璇只覺得花壁里陣陣,大量涌出,楊牧之把舌頭伸到里面,在花徑內壁翻攪內壁,王思璇拼命挺起圓白的嫩臀,把花徑湊近楊牧之的嘴,好讓楊牧之的舌頭更深入,嬌喘呻吟,王思璇看著龐然大物,伸出兩手握住龐然大物起來,楊牧之用力的著龐然大物配合王思璇手上的動作,手用力的抱著王思璇柔軟膩滑的臀肉,頭埋在王思璇的,嘴貼在花徑上,含著花蒂用舌頭來回涮著。

    王思璇全身一下子繃緊,一下抬離了床面,激烈的顫抖扭動,雙手緊緊的抓住床罩,嘴里發出歡快的叫聲,楊牧之用力的將嘴封在她的花瓣上,用腹腔的真空吸著她不斷噴涌出來的,她就感到花道里的東西被楊牧之吸走了一般,強烈無比的快感令她開始哭泣。

    楊牧之用舌尖繞著她已挺立的花蒂打轉,不時用力的吸吮舔咬,王思璇發出暢美的呻吟,激情地挺腰扭臀,豐滿滑膩的顫動著,兩只小手不知何時已緊緊地摟住了楊牧之,誘人發狂的女性刺激得楊牧之幾乎喪失了理智,猛烈的在女人的狂吻吸舔著,王思璇瘋狂,花精噴出弄的楊牧之一臉都是。

    楊牧之抬頭看著王思璇滿足的笑容,道“舒服嗎”

    王思璇羞紅了的臉,輕輕的點了點頭,看著王思璇嬌羞的模樣,楊牧之把她粉嫩柔軟的壓在身下,龐然大物頂在王思璇的上,她呼吸急促,圓臀頻頻扭動,眼睛放出媚人的異彩,嘴唇火熱,花唇自動張開,春水泛濫,王思璇小手握住龐然大物移近花徑分開花唇,然后挺腰,“滋”的一聲,把楊牧之的龐然大物吞進花徑內。

    楊牧之頓時覺得龐然大物好像泡在溫泉中,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楊牧之緊抱住她,用舌頭堵住她喘息呻叫的小嘴,兩手摟緊她豐滿圓潤的臀部,大力的龐然大物在她花道中著,感覺著她緊窄萬分的幽谷緊緊包含龐然大物的巨大快感,龍頭猛烈地撞擊她深處的。

    隨著楊牧之強勁快速的,王思璇的嬌叫呻吟逐漸高亢,俏臉上香汗淋漓,楊牧之把她夾在自己腰上的美腿撐開,抬高架在肩上,這樣可以清楚的看著粗壯的龐然大物進出她的花道,帶出陣陣的液。

    王思璇驚聲嬌喘著,感覺龐然大物直插頸,并且大力旋轉頂磨著,一股溪水忍不住滑泄出來,到了一次小小的,王思璇抱緊楊牧之的頭,雙腿緊繃直直地向上翹起,玉臀拚命上上下下起伏擺動,濕潤的櫻唇微張,檀口嬌蕩叫出,一股溪水再次噴了出來。

    楊牧之再也無法忍耐,何況此時王思璇緊窄的花道正死死地吸啜著龍頭,頸猛力收縮,像鉗子一樣扣緊龍頭的頸溝,一股股滾燙的花精由不停地噴出,熱熱地澆在龍頭上,龍頭又麻又癢,楊牧之把漲到最大的龐然大物快速沖刺幾下之后,用力一挺,龍頭已經緊頂在王思璇的上,熱燙的乳白色猛烈噴出,全部注入了她的,王思璇被灌滿熱燙的巖漿,忍不住又嬌媚無力的呻吟了幾聲,全身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持續,使她整個人癱瘓了,只是閉著眼陶醉在的快感中,的花道則緊緊的咬著龐然大物不停地收縮吸吮,似乎要把他的射出的巖漿吞食得一滴不剩。

    余韻中的兩人無力的緊貼在一起,都在回味著剛剛經歷的巨大快感,楊牧之先從中恢復過來,再次看著擁在懷中的癱軟的王思璇,經歷摧殘的王思璇仍然一動不動的躺著,俏臉通紅,媚眼如絲,櫻唇蠕動,雙乳微顫,糜而誘人。

    發現王思璇已經清醒過來,楊牧之溫柔地撩開她被汗水沾在額前的頭發,溫柔地吻向她的紅唇,手伸下去,握住了她依然高聳的白嫩,輕輕的揉撫著道“累嗎,老婆”

    王思璇軟軟的身體在他的撫摸下產生了微波一樣細碎的顫動,剛才的已經使她筋疲力盡了,膩聲道“累的要死過去了,你越來越厲害了。”

    楊牧之輕輕的揉摸那對豐滿堅挺的,輕佻的玩弄那兩顆小巧粉紅的,“今天怎么搞的,居然這么主動,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還不是怪夢璇,昨天晚上我發現她居然在自慰,于是問她為什么會這樣,她說居然有七八年沒有了,現在人到了狼虎之年,身理上的需求又控制不到,所以才會自慰,說著說著,我就想到我和二妹跟你的事情,想著想著就特別的想你,所以一早上就來找你了。”

    王思璇嬌嗔道,并沒有因為自己說出這些話而感到羞澀。

    “原來是這樣,明天她過生有些什么人啊”

    楊牧之并沒有在這事情上面做文章,畢竟有的事情知道就行了,想不到省長夫人王夢璇居然有七八年沒有了,看來如果自己想要征服她,估計也是件簡單的事情。

    “沒有幾個人,你,我,三妹和萱兒。”

    王思璇道。

    “我那妹夫楚省長不來嗎,他老婆過生啊。”

    楊牧之撫摸著王思璇的問道。

    “他還不知道在哪個女人懷中呢。”

    王思璇提到楚立揚,就憤憤不平,或許是為自己三妹惋惜吧。

    “對了,你外侄女楚萱兒跟你三妹的關系怎么樣”

    楊牧之一直想問王思璇,只是不知道如何開口,楚萱兒倒是知道楊牧之認識她的大姨媽和二姨媽,在問完問題之后,主動交代了一下跟楚萱兒認識的經過,當然并沒有說楚萱兒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只是說暫幫楚萱兒補習。

    王思璇一聽完,驚訝道“不會吧,居然這么巧合。”

    “我也覺得太巧合了,所以一直沒有問你,我想到明天就要見她們母女,不得不問,免得你說我騙你。”

    楊牧之說道。

    “她們的母女關系很好啊,只是萱兒一直在住校,很少回家,而三妹也搬出來在另外的地方居住,前幾天聽三妹說萱兒又跑去跟他爸大吵一架。”

    王思璇道。

    “原來是這樣。”

    楊牧之心想,難怪楚萱兒沒有回家她們也不擔心,原來是一直住校,估計她們也不太清楚楚萱兒的事情吧,“對了,明天我用什么身份去呢,你老公還是青璇的老公啊”

    “滾吧你,我跟三妹說你是靜嫻的男朋友。”

    王思璇嗔道,有些羞澀的說道“對了,小老公,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我跟我家那位已經離婚了。”

    “我知道,青璇已經告訴我了。”

    楊牧之道,楊牧之知道之后,也沒有去問王思璇,畢竟這種事情他不好開口,只是更加的確定要對王思璇更加的好,來報答王思璇對自己的情意。

    “知道就好,要是你以后不要我,當心有你好看的。”

    王思璇嗔道,“小壞蛋,聽你說了跟萱兒的事情,你跟萱兒沒有什么吧”

    “你認為我們有什么呢”

    楊牧之反問道,既然王思璇都這么說了,倒不如試探一下她的口風,畢竟她更夠接受自己跟王青璇母女,估計王夢璇母女也能夠接受,只是目前的局勢是楚萱兒是沒有問題,至于沒有見面的王夢璇就不清楚了。

本文網址:http://www.mrjexw.tw/xs/869/4735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xcxsku.com/xs/869/473575.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閱讀: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彩10分钟赚1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