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 > 其他小說 > 極品人妻之 仕途通天 > 【極品人妻之仕途通天人】(二十四)

【極品人妻之仕途通天人】(二十四)

推薦閱讀:

    作者:budalar

    字數:8488

    2019/06/05

    第二十四章:哈哈我也能射你一臉

    一個星期后,李逸峰醫生的催乳針劑如約而至,隨附詳細的說明書,方法很

    簡單,可是誰來施針卻難為住了我們。

    「別看我啊。」王動瞪著眼睛道,「我下不了手。」

    王歡連連擺手,「我也不行,暈血。」

    卓慧急道:「虧你們還是男人,平時看見嫂子受刑,都興奮的什么似的,等

    讓你們自己動手都慫了。」

    王動辯解道:「那是兩回事,你嫂子被壞人折磨,她堅貞不屈,當然性感了。

    要讓我動手,那是我老婆,我哪里舍得。」

    王歡道:「我從來就不喜歡那些重口味,像你們兩個這樣的美女,略加捆綁,

    擺個造型就好了。」

    卓慧氣呼呼道:「你們都不敢,那我來。到時候嫂子的乳汁你們不許喝。」

    「憑什么呀?」兩兄弟異口同聲。

    卓慧不理他們,轉對我道:「嫂子,準備好了沒有,我要扎了。」

    「拜托快點,我都等半天了。」雙手捧著一只乳房,手都酸了。

    卓慧舉起針筒,針頭對著我的乳頭比劃了好一會兒,帶著哭音道:「嫂子,

    我也下不了手。」

    我無奈道:「你們都下不了手,難道讓我自己扎自己的乳頭啊?」

    三人齊齊看著我,「這個主意不錯!以前不就在其他市領導面前自插雙乳?」

    「你們!?」我為之氣結,咬咬牙,「自己扎就自己扎!」

    「等等!」王動眼珠一轉,想到了什么怪主意。

    ……

    「現在這個時候,你們……竟然這樣……嗯……嗯……」我喘著氣,含混不

    清的說道。王動和王歡一上一下,同時插進我的后庭和蜜穴,大力抽插。

    卓慧配合的撫摸我的乳頭。「嫂子的奶頭硬了,就是現在,來吧!」

    我極力抑制著頭腦里的一陣陣快美的沖擊,一咬銀牙,「好吧!」舉起針頭,

    刺進自己的乳頭。

    王動王歡兩人同時大叫一聲,滾滾熱流蓬勃而出,「太爽了!」兩人翻著白

    眼叫道。

    鋒利的針尖刺透乳頭表面的時候一陣劇痛,陰道和菊門產生了強烈的收縮,

    把兩人帶上了快感的巔峰。

    之后就沒那么疼了。

    透明的紅色液體緩緩注入乳房,漸漸的有一種發脹的感覺。

    兩只乳房都注射滿了,我系好衣襟,剛要說話,卓慧笑盈盈湊過來,「嫂子,

    我幫你揉揉,讓藥力擴散快一點。」

    另兩頭色狼也蠢蠢欲動。

    我板著臉,一字一頓道:「謝—謝—,不—用—!」

    三人愕然,「嫂子生氣了?」

    王動討好道:「老婆快請坐。」扶著我坐到沙發上。

    卓慧跑到我身后:「嫂子,我給你捶背。」

    王歡:「我給你揉腿,嫂子。」

    「唔!」我繃著臉,閉著眼睛,享受著難得的殷勤。

    他們現在一定在互相交換著眼神,又或者打著啞語。想到這里,我漸漸的繃

    不住了,嘴角浮起了笑意。

    突然間,一股熟悉的氣味傳進鼻子里,我一睜眼,王動和王歡的陽物就在我

    的眼前。

    我嚇得一聲尖叫,「又來?!」跳起來就跑。

    身后傳來桀桀怪笑,「強奸大戲現在開始。」

    ***  ***  ***

    半個月后,超級電池中心。

    莊博士的研究取得重大進展,我專程來聽取匯報。

    「如此說來,新型高效汽車電池很快就能批量生產了,這真是一個好消息。」

    我興奮道。

    「是啊,終于邁出了第一步,總算不辜負徐市長的期望。」

    「星河,看你說的。」

    「徐市長,你的胸圍好像有長了不少。」

    「哎!」我嘆口氣,自從用了催乳針劑,乳房像吹了氣一樣,現在已經是 h

    杯罩了,還有向 i杯罩發展的趨勢。以前我的乳房又大又挺,不戴胸罩也毫無下

    墜之勢。現在變得太大了,里面盛滿了乳汁,沉甸甸的,再也不能維持以前的堅

    挺,不穿胸罩的話就墜在胸前。

    要是乳汁流出去就好了,想到這里,突然胸前一熱,兩股滾燙的乳汁噴涌而

    出。

    糟了,這個時候!

    我慌忙站起來,兩手壓住兩處胸尖,乳汁浸透了外衣,從指縫間流淌出來。

    「徐市長,你?」莊博士目瞪口呆。

    太難為情了。

    怎么辦?洗手間在外面,人來人往,出去的話肯定會被看見。

    冷靜下來,「星河,麻煩你檢查一下把門關好。」確認無誤后,我對莊博士

    歉然道:「實在對不起,讓你見笑了。」

    「徐市長,說這些干什么,我該怎么幫你?」莊博士誠懇道,「我們是朋友!」

    「幫我拿點紙巾!」在他面前我也顧不得矜持,一邊接過他遞過來的紙巾,

    一邊解開胸圍。剛一解開,兩股細細的白色乳汁噴射而出,莊星河猝不及防,竟

    然給噴了一臉。

    看著他的狼狽樣,我咯咯笑道:「哈哈,我也能射你一臉!」突然意識到這

    話大是曖昧,尤其是與莊博士,并沒有那層親密的關系。

    「看來徐市長常常被人射到臉上呢。」莊星河擦擦臉,笑道。

    「是哦。」我臉紅紅的,「接客的時候,經常有人對我顏射呢。」

    他搖搖頭,「褻瀆女神!」

    「誰叫我是個淫蕩的女神呢?」我歪著頭,眼神嫵媚的看著他。

    「別這么看著我,受不了。」他回避著我的眼神。

    我幽幽道:「只怕像我這樣的淫蕩女子入不了大科學家的法眼呢。」

    「不是的!」他連忙搖頭。

    我眼珠一轉,「那是不是不行啊,要不要幫你看看,我有經驗的哦。」我的

    秘書楊樹現在可是龍精虎猛,天天跟秦娜親熱還不夠,常常還要騷擾我,玩弄我

    的絲襪美腿和玉足,再不復當日的萎靡模樣。

    莊星河沒好氣道:「你自己摸摸。」隔著褲子鼓起來長長大大的一條,熱氣

    逼人。

    「想不到你這么厲害!」我驚呼道,這尺寸和王動不相上下。

    我黯然道:「明白了,大科學家是嫌棄我這身子骯臟。」

    「你胡說什么呢?徐薇!」莊星河急道,「你知不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

    我眨著明亮的眼睛,「那你為什么一直對我無動于衷?」

    「我,我,哎!其實我更貪心,我不僅想得到你的身體,還想得到你的心。

    我不想變成你眾多情人中的一個,我要做你獨一無二的知己。」

    我感動道:「星河,你是我丈夫之外,最讓我傾心的男子,你的學識風度早

    就折服了我。知道嗎,我常常關注你的項目,其實是想來看看你。」

    他摟著我,在我額頭上輕柔的吻了一下。

    我聲音發顫:「星河,你不想要我嗎?」

    他的眼神溫柔:「不是現在!」

    我幽怨道:「可是現在我很難受。」

    他在我俏挺的鼻子上刮一下,「真是個小淫婦!快回家去找老公吧。」

    我整理好衣衫,扭著腰一款一款,風情萬種,「再見了,純潔的科學家先生。」

    ***  ***  ***

    剛一進家門,卓慧就叫起來:「大奶牛回來了,大家快來!」

    我笑道:「誰是大奶牛?別想占我便宜,不給吃。」

    王歡舔著臉湊過來:「嫂子,算起來今天應該產奶了吧?」

    我瞪他一眼,「關你什么事?」

    「怎么不管我們的事?」王動接話道,「晚飯就等著你的奶了。」

    我柳眉一豎,「想得美,就不給你們吃。」

    王動壞壞的笑道:「真的不給我們吃?」

    心里沒來由擔心一下,卻硬著頭皮說道:「不給就是不給。」

    「好!」三人異口同聲道,奸計得逞的樣子。

    「你們要干什么?」我抱著胸口警惕道。

    「看看這是什么?」卓慧伸出小手,白嫩的掌心里兩個金燦燦的小圈。

    「這是什么?戒指?你們會這么好心?」我疑惑道。

    「嘿嘿嘿,」卓慧笑得很古怪,「動手!」

    王動王歡閃身欺上來,抓住我的雙臂。我一聲驚呼,做勢略微掙扎,就被他

    們制住。

    「現在,我們要把嫂子的奶頭鎖起來。」小金環套在我的乳頭上,外圈旋轉,

    內圈漸漸收緊,隨即,咔嚓,一聲輕響,乳頭被箍緊鎖死。

    「好了!」卓慧拍拍手,「嫂子,沒有特殊的鑰匙是打不開的哦。」

    我懊惱的看看被鎖住的乳頭,這下奶水可流不出來了,可怎么辦?

    「嫂子,快做飯吧,我們都要餓死了。」王歡在我高翹圓臀上用力拍一下,

    啪地一聲脆響。

    「餓死才好,省得天天禍害我。」我沒好氣道,還是換上圍裙,到廚房操持

    起來。

    ***  ***  ***

    一進辦公室,楊樹就瞪大眼睛看著我,「徐市長,你這是?」

    還不是家里那些禍害搞得,雙乳漲得像小西瓜般頂在胸前,所有修身裁剪的

    襯衫外套都不能穿了,根本系不住紐扣。最后沒辦法,只得穿了一件彈力的深紫

    色 t恤,前胸繃起來兩只碩大無比的球形。

    我嘆口氣,「太難為情了,怎么出去見人?」

    楊樹笑笑:「這樣應該滿足很多巨乳愛好者吧。」

    我無奈的搖搖頭,「走吧,去開會。」

    ***  ***  ***

    下午,市委書記陶沙的私密會所里。

    「小徐市長,不是我說你,你今天的形象實在太過分了。」陶書記不滿的看

    著我。

    緊身旗袍的衣襟怎么也扣不住,楊樹幫著我塞了半天,也無法將兩片衣襟合

    攏。

    「看看你,小徐市長,袒胸露乳的,跟那些廉價的妓女有什么分別。」陶書

    記痛心道,「你這個樣子,別說群眾看見了有想法,就是我們的干部同志看到也

    不妥當。今天的常委擴大會,很多人心不在焉,在你發言的時候兩眼直直的盯著

    你的胸部,這成何體統。」

    「陶書記,這幾天情況特殊,很快會恢復的。」我只得解釋道。

    陶書記擺擺手,「小徐市長,你現在民間聲望極高,要好好把握,不要走錯。

    在明年的人大會上,我就退下來了,到時候我會向省里面推薦你做市委書記,我

    看好你。」

    我心頭一熱,「陶書記!」

    陶書記緩緩道:「當年我把你當作死敵,讓朱老八他們差點整死你,到現在,

    你我卻能開誠布公,坦誠相見,世事無常啊。」

    我點點頭,「我也很慶幸,若是一味跟陶書記爭斗下去,說不定此時是另一

    番景象。」

    陶書記哈哈笑道:「也許是我在牢獄里度過余生,也許是你被我調教成性奴

    隸。」

    我莞爾一笑:「無論哪種結果,月海都不會是今天這樣的有希望。所以,多

    謝陶書記放過小女子!」

    「哈哈,你是女神級的超級女英雄,氣數太強,不會輸的。要不是我早看到

    這一點,當日豈會那么容易就被你說服。我還想把你擒下,吊在地下室里盡情凌

    辱折磨呢。」

    我抿嘴笑道:「即便這樣,我在陶書記手下也吃了不少苦頭呢。」

    陶書記搖頭道:「那不同。」

    我想起一事,問道:「現在社會上對我有些新的議論,你聽說沒有?」

    陶書記饒有深意地看我一眼:「聽說了,說徐市長不是一般的女人,是有神

    奇能力的超級女英雄嘛。」

    我有些尷尬,「坊間傳言太不靠譜,這樣夸大其詞。」

    陶書記道:「群眾有這樣的傳言,并不是毫無道理。而且,對于民間輿情,

    只要善于引導,對我們的工作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可是這樣對個人無根據的夸大,對我們的政府官員形象并無益處。」

    「小徐呀,我是這么想的,對你個人的這些議論,比如說你是女神轉世,還

    有打不死的女小強,對于彌補先前你的形象污點有極大的好處。大家都知道你與

    家人亂倫,與多人通奸,雖然后來你游街示眾,公開接客,公眾對你的同情和支

    持占了上風。但是輿論中還是相當的數量對你的行為不齒。如果你的女神形象成

    立,那么那些所謂的亂倫通奸就不成為問題,試想,一個女神怎么能用世俗的道

    德倫理來約束呢?那些對你的批評就失去了立足點。」

    我愣了半晌,無奈笑道:「這后面一定是陶書記的策劃吧。」

    陶書記沒有否認,「大家都親眼看到你被拔掉乳頭,被打得死去活來,陰部

    被踢成一片爛肉,可是不到一個星期,你又光彩照人,美麗如初的出現在我們面

    前,這難道不是奇跡嗎?還有,一年中你接客超過千人,每晚接客四五個人,第

    二天還要履行市長的職責,政績斐然,這是一個普通女人能做到的嗎?」

    我還爭辯道:「那只是我年輕,身體素質好。」

    陶書記笑著搖搖頭:「徐薇,這是天意,冥冥之中自有一股力量選中了你,

    你就是女主角。」

    這太荒謬了!可是,為什么王動也會這么說,我甩甩頭,不管了,先救救我

    快要被漲爆的雙乳吧。

    衣襟系不上,索性敞開吧。

    陶書記看著笑笑:「你們夫妻還真是有情趣呀,小小乳頭鎖很精致嘛。徐市

    長,你的奶子怎么變這么大,表面的青筋都出來了,是不是快爆了。」

    「是啊,難受極了!」

    「是不是跟丈夫鬧脾氣,不肯服輸,被鎖了奶頭?」

    「憑什么我服輸,他們合起來欺負我。」我嘴上憤憤道,心里卻覺得異樣的

    刺激。

    「呵呵,閨房樂事,回去服個軟,好好哀求,不會真讓你受罪的。」

    「也只能這樣了。」我哀嘆道,仿佛看到卓慧他們得意洋洋的神情。

    「小楊,」陶書記吩咐楊樹道,「拿繩子來,把巨乳美女市長捆起來,好好

    把玩一番。」

    楊樹看我一眼,見我沒有制止的意思,應了一聲,隨即樂呵呵的拿了一大卷

    繩子出來。

    「陶書記,今天那種綁法?」楊樹請示道。

    陶書記思索一下,「有點可惜,徐市長你的奶子太大了,旗袍是穿不進去了。

    不過,我還有一樣好東西,正好給你試一下。」說罷,從柜子里取出一個精致的

    盒子。

    「黑色薄紗透視裝!」我好奇的打開一看,驚呼一聲,領子居然也是旗袍的

    款式。

    「呵呵,看來陶書記對旗袍情有獨鐘啊。」

    「老了,不比年輕人,喜歡嘗試新鮮的東西。旗袍情節已經幾十年了,萬幸

    遇到徐市長這般前凸后翹的極品身材,老夫沒有白活啊。」

    拿在手里,輕飄飄的,幾乎沒有重量。輕薄光滑,密密實實的緊貼著身體,

    好象是第二層皮膚。燈光下,如雪般晶瑩的肌膚散發出迷人妖艷的光澤,被黑色

    薄紗映襯著更加誘惑。

    彈性超好的輕透材質從我的腳趾包裹到頸部,一對尺寸驚人到難以置信的渾

    圓巨乳傲然挺立在胸前,在黑絲的包裹下泛出淫邪的光澤。下面是平坦沒有一絲

    贅肉的小腹,急劇收縮的腰線連接著圓潤俏挺的美臀,筆直的長腿加緊,結實健

    美的大腿內側中間完全沒有縫隙。

    「還是緊胸式的捆綁嗎,陶書記?」楊樹詢問道。他現在得我信任,這些私

    密的事都帶著他,漸漸地了解了我身邊人的喜好。

    陶書記打量我的胸部,搖搖頭道:「難得徐市長的超級巨乳,不如綁個八字

    奶的造型。」

    「什么八字奶?」我懵懂道。

    「有些胸部大的女明星,胸部下垂,又不帶文胸,兩個奶子甩在兩邊,就叫

    八字奶。」陶書記耐心的解釋。

    「那多難看!」我不樂意道。

    「別有韻味!小徐,你的奶子挺得太高了,好像沒有地心引力似的,太不像

    話。現在你的奶子漲得快要爆了,才有一點下垂的跡象。」

    楊樹維護我道:「看不出來,還是那么堅挺。」

    陶書記示意楊樹湊近點,輕輕托起我的一只乳房,「看,徐市長的乳房下沿

    形成了一道縫,可以夾得起鉛筆,這就是下垂的跡象啊。」

    是啊,乳房漲得像兩只排球般,哪里能一點不下垂呢?

    楊樹點頭稱是,雙手按在我乳房上往兩邊分撥,剛一松勁,雙乳倏地一下彈

    回中央。

    「不行啊,徐市長的奶子彈力太大,必須用布條固定。」陶書記建議道。

    一指寬的黑色布條纏住乳房,用力拉到兩邊,在背后打結固定,將我兩座巍

    峨的巨峰拉得分開,卻沒有綁住我的手臂。

    陶書記用手指沾了口水,輕輕涂抹我的乳頭。

    「嗯,哪!」酥麻的感覺立時從乳尖傳遍全身,忍不住舒服的呻吟起來。

    秘書楊樹扶我在椅子上做好,打開雙腿,拉開襠部的隱形拉鏈。陶書記跪在

    我兩腿之間,舔我的陰部。

    「啊,啊,」我媚叫著,拉著楊樹的手放在胸上。楊樹熟練地揉搓我的胸脯,

    時時挑弄發情的乳頭。怎奈乳頭被鎖在金屬環里,漲成紫紅,卻哪里逃得出束縛。

    靈巧的舌頭直深入,舌尖挑動布滿雨露的花徑,發出啾啾的聲音。

    我的身子如遭電擊般不住顫抖,愛液噴涌而出。

    陶書記喉頭吞咽,將陰精盡數咽下,愜意道:「大補啊!」

    ***  ***  ***

    從陶書記處出來,秘書楊樹看著我笑道:「徐市長,是不是意猶未盡啊?」

    我白他一眼,「這個老鬼只顧自己進補養生,弄得我不上不下,好不難受。」

    「要不我幫幫你?」

    「得了吧,去找你的女主播吧。送我去莊博士那兒。」我吩咐道。

    楊樹把我送到超級電池中心,我就把他打發走了,他跟女主播秦娜正在火熱

    戀情中。

    天色已晚,偌大的超級電池中心大樓燈光通明,卻空空蕩蕩。

    門口守衛認識我,正要通報,我擺擺手,告訴他我自己上去。

    這里我熟門熟路,不一會就到了莊博士的辦公室門前。門半掩著,里面很安

    靜。

    我輕輕推門進去,里面一人正在全神貫注,絲毫沒有覺察有人進來。

    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不愿出聲打攪這人的專注。

    莊博士一襲白色大褂,凝視著實驗數據,渾然忘我。

    專注的男人好有魅力,我癡癡的看著他。從小就崇拜科學家,最初的愿望是

    做一個女科學家呢。后來,興趣慢慢轉到了從政,但心中對科學家的崇拜從未減

    退。

    好長時間,他終于覺察到了我的存在。

    「徐薇!」他高興得叫道,「快來看,突破就在眼前!」手舞足蹈的拉著我,

    一番解釋。

    儲能單元的能量密度提高了一個數量級,對世界能源格局有難以估量的影響。

    「太好了!」受他感染,我也興奮不已。

    莊博士這才注意到我的裝扮,「徐薇,你這是怎么回事?」指指我的胸脯。

    我臉微微一紅,從陶書記那里出來,緊身透視旗袍依然穿在身上,只是外面

    罩了一件女式短款風衣,漲到爆的雙峰還是被布帶捆綁拉扯到兩邊。

    「剛從陶書記那里出來!」我有些難堪的說道。

    「哦!」他做了一個了解的神情,突然間,肚子發出咕嚕的聲音,莊博士撓

    撓頭,不好意思道:「忘了吃飯了,徐薇,我請你。」

    「好啊,說起來我也有點餓了呢。」

    我們在附近找了一家看起來不錯的日式餐廳,進了包房,點了幾樣精致的菜

    肴。

    輕談著,享用著美食。飯后,我們要了一壺清茶,慢慢品味。

    隔壁一桌說話聲越來越大,透過薄薄的木板穿了進來。

    莊星河神秘的笑笑,「徐薇,他們在議論你呢。」

    我仔細一聽,那頭的人估計喝的正酣,口無遮攔。

    「今天看電視了么你們,徐市長的胸部尺碼又大了不少,你看她講話的時候,

    襯衣都快撐爆了。」

    「看見了,以前是g奶,現在恐怕h奶都不止!」

    「切,你們這些小癟三,只能看看,過個眼癮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驕傲

    道。

    「那是那是,盧哥你可是親自摸過的,講講什么滋味?」

    那個叫盧哥的人想來十分得意,「我也是沾了我堂哥的光,他手底下拉了個

    施工隊,不知怎地走了好運,居然叫他中了簽,去嫖徐市長。」

    聽到這里,我臉上火熱,看莊星河還饒有興趣,只得定了心神,陪他坐著。

    「要說徐市長真不是凡人,太耐操了!」

    「說來聽聽,徐市長的逼真的那么騷嗎?」竟然用這么粗鄙的語言形容我,

    可惡!

    「可不是,我堂哥夠義氣,叫了我們四個兄弟,一共五個壯男人,把徐市長

    操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知道泄了多少次,都要水淹七軍了。」哪有那么夸

    張!我小聲嘀咕,怕別人聽見。

    「我們走的時候,徐市長還在柱子上,要不是繩子捆著,她肯定站不起來。

    可哪想到,當天下午,新聞里就播放徐市長到鄉鎮考察,還召開現場辦公會,跟

    農民們解決了秋收中的問題。」

    「乖乖,上回我們和一個女孩玩3p,結果那個女孩兩天下不了地。徐市長真

    是神人啊!」

    「我有個親戚在醫院,聽他說那次跟恐怖分子事件里,徐市長的騷逼被踢成

    了一堆爛肉,嗨,不到一個星期就恢復原樣了,你說神不神?」

    「哎,盧哥,你見過徐市長的騷逼,什么樣,是不是傳說中的名器?」

    「當時光顧著爽了,沒仔細看。好像不是蝴蝶逼,有點像饅頭逼,要不像鮑

    魚,反正紅艷艷的。」

    那幾人嘖嘖道:「真是奇了,要說這徐市長被那么多人操,沒有一千也有八

    百,那逼早就操黑了。」

    「你懂個屁,徐市長是女神級的人物,難道夾個黑木耳,頂著兩個紫葡萄?

    不管多少人操,徐市長的騷逼永遠又亮又緊,像新婚少婦一樣。」

    實在聽不下去了,拉著莊星河逃也似的離開,回到了他的辦公室。

    莊星河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看著我,突然湊近我的耳邊,小聲道:「徐薇,

    我也見過你的騷逼!」

    我的臉騰地紅了,「你,你怎么這么說我?太難聽了,什么時候見的?」

    「呵呵,這是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方式哦。」他頓了頓,「還記得你出院的前

    一天,我去看你,你正在做敏感度測試。」

    想起來了,我那時被皮帶束縛在病床上,乳頭和陰道里都插入了振動器,一

    陣陣將我送上高氵朝。意識迷糊間仿佛覺得有人來過,卻一直不知道是誰。

    「哼!竟然不告訴我!」我假裝不滿道,抬起腳伸到他兩腿之間,黑絲包裹

    的腳掌壓住他的襠部,輕輕擠壓,那根東西在柔軟的腳趾擠壓下慢慢變得堅硬粗

    大。

    莊星河卻神色如常,微笑道:「你當時很享受的樣子,怎么好打攪你。」

    「好啦,都被你看見了,我這個女神在你面前完全沒有秘密可言了,太不公

    平了。」我笑吟吟的聳聳肩。

    「怎么,你還想吃了我啊?」莊星河調笑我道。

    「當然了。」我美目流波,含情脈脈。

    「那可不行,我不愿意褻瀆心中的女神。」

    「哼,我什么樣子你都見過了,還說這樣的話。」我有些不滿,頓了頓道:

    「女神現在思春了,男神可不可以恩賜寵幸呢?」

    見他還是搖頭,我蠻橫地把他壓在墻上,一手握住他的小弟弟,一手撫摸他

    的胸部,臉湊上去,輕咬著他的耳垂,耳語道:「那我可要霸王硬上弓了。」

    白皙纖長的手指隔著襯衣輕輕撥動他的乳頭,小小的凸起慢慢變硬,他的呼

    吸不由得急促起來。

    「女流氓!」他恨恨地看著我道。

    「嘻嘻,你就從了吧!」握著小弟弟的手加緊力度,隔著褲子都能感受到灼

    人的熱力。

    「等下!」莊星河叫停道,「徐薇,我做什么你都會順從,是嗎?」

    我眨眨眼睛,長而上卷的睫毛微微顫動,聲音柔媚,「嗯,都依你。」

    「那好,我想把你綁起來。」

    我啐道:「你也喜歡那樣,變態!」說罷,將雙手背在身后,「綁吧。」

    莊星河找來繩子,三下五除二把我雙臂反剪,牢牢地捆在了背后,然后退了

    兩步,打量著他的作品。

    我挺直背脊,大方的任他欣賞。

    「還記得嗎?當日你為了救我們,勇敢地站在恐怖分子面前,就是這樣被捆

    綁的呀。」

    想想那時的情景,又是凄慘又是難堪,差點被恐怖分子當著人質的面強奸。

    「看看這張桌子,還記得嗎?」

    我不解道:「這桌子有什么不同嗎?」好像很平常嘛,仔細打量一番,沒發

    現什么特別的地方。

    「再好好看看。」順著他的眼神,我突然發現在桌子的邊緣處有兩個小小的

    圓洞。

    「啊!是這個地方!」我頓時滿面緋紅,當時就是被恐怖分子把乳頭釘在這

    個位置,「你怎么把這個桌子搬上來用了?」

    「呵呵,工作累了,就看著那里發一會兒呆。」

    「你這家伙!」我輕咬嘴唇幽怨道。

    「歹徒們把你踢得滿地翻滾,就在我面前,他們死命地踢你的肚子,踩你的

    胸脯。我都要崩潰了,你卻用眼神制止了我,叫我不要沖動。」是啊,那個時候

    沖動,根本幫不了了我,反而會害了自己。

    「后來我的神志都有些錯亂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歹徒把你的乳頭釘在桌

    子上,迫使你撅著屁股,我居然覺得那個樣子好性感。然后那個歹徒用手指猛戳

    你的屁眼,疼的你要跳起來,卻被釘死的乳頭拉扯著直不起身子,我居然差點笑

    出來。」

    我瞪圓眼睛,嗔怒道:「你這家伙,竟然有這樣的心思?」想起當時的狼狽

    樣,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小時候頑皮,趁著同學不備,戳他們的屁股,也被人戳過,知道那個滋味。」

    「想不到人人敬仰的大科學家小時候愛戳人家屁股。」我取笑道。

    「我可從來沒有戳過女孩子的屁股。」莊星河忙分辯道,「尤其是像你這樣

    的漂亮女人。后來我年歲稍長,性子越發沉穩,循規蹈矩,一直是別人眼里的好

    學生。不敢想象現在在堂堂市長大人面前,居然說出那種粗鄙的語言,內心深處

    有一種痛快淋漓的感覺。」

    「你這家伙,明明內心里藏著邪惡,卻偏偏有一套理由,真不愧是高智商啊。」

    我雙臂被反綁著,不能動彈,內心的騷動卻越來越強烈。

    莊星河從身后輕柔的攬著我的腰,輕吻我的秀發。我仰著頭,扭過脖子,尋

    找他的嘴唇。

    「好了,走吧。」他推著我的腰。

    我驚問道:「去哪里?」

    「當然是送你回家,讓你老公好好管教一下你這個小淫婦。」不由我愿意,

    推搡著我下了樓,把我塞進車里,送回了家里。

    下車時,我幽怨地看著他。他輕柔地拍拍我的頭,「好了,我會吃掉你的,

    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反綁著雙手,一路提心吊膽的走上樓道。好在莊星河打電話通知了王動,

    下來把我接回家里。

    ……

    「什么,你色誘人家,居然被人家送回家里,嫂子你太失敗了。」聽我講完

    了事情,卓慧夸張地叫道。

    「難得還有人能在嫂子的魅力下把持,莊博士的定力相當了得。」王歡驚嘆

    道。

    「都怪你們,鎖了我的乳頭,害得我胸脯漲這么大,還被陶書記綁了個八字

    乳,難看死了。」我埋怨道。

    王動看了看我的胸部,皺眉道:「陶書記怎么會有這樣的口味,快解開,大

    奶子撇在兩邊多難看。」解開了我身上的繩子,兩座巍峨的乳峰倏地彈回中央,

    我舒爽的抱住它們揉揉,感覺好多了。

    「老公,放了人家的乳頭吧,憋了好幾天,難受啊。」我抱著王動的胳膊撒

    嬌,一對巨乳在他身上蹭來蹭去。

    王歡也幫著我求情:「是啊,哥,再不放開,嫂子的奶子都要漲爆了。」

    卓慧湊過來,手指彈彈我的乳房,發出噗噗的沉悶聲響,「差不多了,可以

    出奶了。」

    王動手一揮,「好啦,去拿鑰匙,給我老婆放奶。」

    「耶!」我歡呼一聲,幫著去找鑰匙。

    咔嚓咔嚓兩聲輕響,困擾我好幾天的禁錮終于松開了。小小的乳頭一時還沒

    回過味來,過了小半響才慢慢舒展開來。飽滿的乳液匯集到乳頭后面,壓力越來

    越大,偏偏一時出不來,漲疼得我眼淚都要出來了。

    王動招呼王歡道:「幫嫂子吸一下。」兩張溫熱的嘴唇覆蓋到乳頭上,輕輕

    吸吮。

    「啊!嗯!」我咬著下唇,忍受著乳尖傳來的酥麻脹疼的感覺。

    突然間,乳汁的壓力達到了某一個臨界點,噴涌而出。王動二人促不及防,

    嗆得連連咳嗽。

    「你們快吸,別浪費了。」卓慧著急地叫道。

    嗯,啊,一陣陣快美的暈眩感沖擊我的大腦,睜不開眼睛,身子癱軟下去,

    被王動從背后攬著。

    沽茲,沽茲,兩枚乳頭被溫軟的嘴唇包圍著,用力吸吮。乳頭表面傳來的酥

    麻,加上漲爆乳房漸漸排空的快感,讓我好像在空中騰云駕霧般迷失。

    「別都吸完了,給我留點。」卓慧在一邊急道。

    王歡含著我的乳頭不愿松開,含混不清的說道:「嫂子的奶水多著呢,夠你

    喝。」卻被卓慧不由分說拉起來。

    「好惡心,盡是口水。」依然不管不顧的趴在我胸上,叼著我的乳頭吸吮起

    來。

    「歡,過來。」我招手拉過王歡,把他的手拉到我的兩腿之間。

    啊,啊,嗯,我嬌媚的呻吟著,身體誘惑的扭來扭去。

    「把大奶牛就地正法!」

    「咯咯咯咯,來吧。」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家庭盛宴。

    事后,卓慧吧嗒嘴,「好像沒有第一次那么甜了。」

    王動點點頭:「是啊,我也覺得不如在朱老八島上,徐薇第一次出奶那時的

    香甜了。」

    王歡卻道:「重點不在奶水的香甜,而在吸吮嫂子乳頭的動人過程。」

    我嘖道:「得了便宜還賣乖,說我的奶水不好喝,以后不給你們喝了。」

    王動道:「我們說的事實,畢竟是人工催出奶,質量不盡人意在所難免。只

    是你想用奶水幫助楊家老人,怕是有困難。」

    「這樣啊。」我擔憂道,「我還以為真有神奇作用呢。」

    王動笑著拍拍我的頭,「真以為你是女神啊,乳汁能起死回生。盡力就好了,

    楊家人會感激你的。」

    「好吧,不管怎樣都要試試。我明天就去省城,楊老的情況不太好。」

    「走以前我們幫你揉揉,放松一下。」

    「警告你們,揉歸揉,不許再給我帶那個討厭的乳頭鎖。」

    「是為了你好,不然奶水溢出了打濕了衣服,多不雅觀。」

    「盡是歪理,哎呀,哎呀!」兩只可憐的乳頭又被鎖了起來。「鑰匙我們會

    特快送給楊家。」

    「你們這些壞蛋!」我豎起眉毛,卻無可奈何。

本文網址:http://www.mrjexw.tw/xs/833/4587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xcxsku.com/xs/833/458703.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閱讀: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彩10分钟赚1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