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 > 都市激情 > 豪門風流史 > 第080章 香艷玉姐 二(67-80)

第080章 香艷玉姐 二(67-80)

推薦閱讀:

    “信,我相信你了,我相信你有那本事了,好則天,你放過我吧,好不好,不然,我真的生氣了。”陳玉潔自己也沒有搞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嘴里一邊在讓李則天放過自己,但是自己的玉殿在頂上了李則天的大喀秋莎之后,竟然就那么停在了那里。“

    這一次,陳玉潔可以清楚的感覺得到,李則天的堅硬而火熱的大喀秋莎已經深深的頂到了自己的殿肉之間,那頂端雖然頂到了自己的骨頭上,但是不但沒有給自己帶來什么不適的感覺,反而讓自己更加的感覺到了一絲刺激:“則天說得沒錯,他真的能,真的能刺穿我的身體呢。”

    似乎想要證明自己的感覺是不是正確的一樣的,陳玉潔借著自己掙扎的機會,又一次的動了一體,不過這一次不是要脫離和李則天的大喀秋莎的接觸,而是再一次的將她的正在黑色短裙緊緊包裹之下的豐滿而充滿了彈性的玉殿朝著李則天堅硬的大喀秋莎相反的方向動了一下,使得她的玉殿和李則天的大喀秋莎接觸得更緊密了起來。

    這樣的行動,陳玉潔自己都沒來由的感覺到了一陣的嬌羞,但是陳玉潔卻還是輕聲的道:“則天,我相信了,我相信了還不行么,你放過我吧,你放過我吧。”一邊這樣子說著,陳玉潔一邊伸出了一只手來,輕輕的握住了李則天正在自己柔軟而平坦的之上揉動著的手,只是她在抓住了李則天的手以后,卻停在那里不動了,這樣子做的用意,究竟是要將李則天的手拿開,還是害怕李則天真的聽了自己的話就放過自己而阻止李則天放過自己,也只有這個美艷少婦自己的心中清楚了。

    “玉潔姐,你現在相信了么,但是,你不覺得有些晚了么,你看看,我都這個樣子了,怎么放過你呀。”一邊說著,李則天一邊跟惡作劇一樣的,猛的了一下腰身,使得自己堅硬而火熱的大喀秋莎,猛的在陳玉潔的一個正在短裙緊緊包裹之下的豐滿而充滿了彈性的玉殿之上頂了一下。

    這一次,陳玉潔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李則天能將自己刺穿的堅硬了,心中不由的嚶嚀了一聲,而兩退之間正在貼身衣物緊緊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下水道里面更劇烈的蠕動了起來,絲絲的液體,也滲了出來很快的就讓這個風情萬種的美艷少婦,感覺到了自己兩退之間的一片濕意  。

    李則天已經能清楚的感覺得到,陳玉潔的身體已經慢慢的軟了起來,而抓著自己的手的玉手,也是那樣的無力,尤其是聽到了陳玉潔越來越急促的呼吸以后,李則天知道,這個風情萬種的少婦,已經給自己挑逗得情動了起來,在這種情況之下,李則天的膽子更加的大了起來。

    所以,李則天一邊繼續的感受著自己的堅硬而火熱的大喀秋莎深深的頂入到了陳玉潔的一個正在黑色短裙緊緊包裹之下的豐滿而結實的玉殿之中帶來的刺激的感覺,一邊將放在了陳玉潔的之上的手慢慢的滑動了起來,向著陳玉潔的一對正在上衣緊緊包裹之下的豐滿而結實的兩陀之上挺進了起來。

    陳玉潔也感覺到了李則天的舉動,本來身體就有些發軟的她只覺得,身體更軟了起來,現在的她,只覺得光憑著自己的力氣,似乎已經不能夠支撐住自己的身體了,而是慢慢的軟在了李則天的身上,這樣一來,就使得陳玉潔的香軟的背部,已經靠在了李則天的懷里了。

    李則天看到,現在的陳玉潔的一個秀美的脖子,就在自己的嘴邊不遠的地方,而從陳玉潔的身體里散發出來的那種成熟少婦身體里特有的氣息也變得更加的明顯了起來,而看到陳玉潔的秀美的脖子以后,李則天就如同看到了一個絕世的珍品一樣的,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躁動,伸出舌頭來,在陳玉潔的脖子上輕輕的舔了一下。

    陳玉潔的再也忍不住的鼻子里面發出了一聲嚶嚀,也不知是受不了這個刺激還是別的原因,陳玉潔突然間伸長了脖子,看到了陳玉潔的舉動,李則天的嘴角的邪笑變得更加的明顯了起來,脖子是女人比較敏感的部位之一,別的女人如果受到這樣的挑逗,肯定是會縮脖子的,而陳玉潔竟然伸長了脖子,那就意味著陳玉潔很享受這樣的刺激,通過這樣的舉動來暗示自己,可以動作更大膽一些。

    李則天從來都是色中惡鬼,現在陳玉潔都做出了這樣的暗示來了,李則天又怎么會不加大舉動呢,在這種情況之下,李則天慢慢的,一下一下的開始在陳玉潔的如同白玉一樣的脖子上舔了起來,李則天的動作是那么的輕柔,那樣子,就像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損壞一件稀世珍品一樣的。

    陳玉潔感覺到,李則天的舉動是那樣的輕柔,那樣的熟練,每一下,都仿佛要舔到自己的心上一樣的,而現在自己不僅是脖子上變得酥癢了起來,就連整個身體,都變得酥癢了起來,而兩退之間正在貼身衣物緊緊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下水道里的液體,更是源源不斷的流了出來,讓她已經感覺到了大退根部都有了一片濕意。

    這時的陳玉潔的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經微微的閉了起來,一張彈指可破的俏臉之上也露出了幾分享受的表情,而感覺到李則天在自己的玉殿之上頂了一下不動了以后,這個美艷的少婦似乎有些按耐不住自己一樣的,竟然又一次的輕輕的動了起來,不過這一次,陳玉潔絕對不是掙扎,而是拿著自己的正在黑色短裙緊緊包裹之下的豐滿而充滿了彈性的玉殿,輕輕的隔著褲子,在李則天的大喀秋莎上摩擦了起來。

    女人都是感情復雜的動物,雖然陳玉潔的身體已經體現出了對李則天的渴望,但是陳玉潔的嘴里卻還在說著:“則天,不要,不要這樣子,我,我真的生氣了,真的生氣了。”從李則天摟住了陳玉潔開始,陳玉潔就一直在說著生氣了,但是現在陳玉潔的正緊緊包裹著她的豐腴而肥美的下水道的貼身衣物都已經濕透了,陳玉潔也還沒有發脾氣,不但如此,語氣反而變得更加的嫵媚了起來,真不知道陳玉潔的心中是怎么想的。

    李則天也感覺到了陳玉潔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軟了起來,知道時候差不多了,所以本來都已經摸到了陳玉潔的一對正在上衣緊緊包裹之下的豐滿而充滿了彈性的兩陀的邊緣的手,卻突然間改變了動作,來到了陳玉潔的之上,并且向著她女性身體最重要,也是最敏感的部位進發了起來。

    現在的李則天的舌頭,不停的在陳玉潔的白玉般的脖子上溫柔的舔著,而手也向著陳玉潔的兩退之間的身體最重要的部位挺進著,大喀秋莎更是頂向了陳玉潔的一個正在短裙緊緊包裹之下的豐滿而充滿了彈性的玉殿之上,這樣的刺激,讓李則天也終于露出了如狼一樣的目光。

    感受到了李則天的手已經伸向了自己的身體最重要的部位,一種異樣的刺激涌上心頭,使得這個美妙的少婦情不自禁的微微分開了玉退,同時挺起了腰身,使得自己的兩退之間正在貼身衣物緊緊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下水道更加的突出了出來,以一種最熱情的姿勢,迎接著李則天的大手的到來    想到自己馬上就要摸到陳玉潔的身體最重要的部位了,而這也意味著自己距離征服這個美妙少婦又進了一步,李則天興奮得全身都微微的顫抖了起來,在這種情況之下,李則天手一伸,就要侵犯陳玉潔的身體,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陳玉潔的聲音喃喃的響了起來:“則天,你,你要了我吧,你,你這么壞,竟然,竟然這樣對我,將我弄得,弄得欲罷不能的,但是,但是我恨你。”

    聽到陳玉潔這樣一說,李則天不由的微微一愣,手都已經能感覺得到從陳玉潔的兩退之間散發出來的那種溫熱氣息的李則天動作不由的微微一頓,在這種情況之下,李則天不由的暗嘆了一聲,手又收了回來,和陳玉潔在一起相處了這么長的時間,李則天還是知道陳玉潔的脾氣的。

    雖然自己現在用下流的手法將陳玉潔給挑逗得情動了起來,如果自己堅持要將自己的堅硬而火熱的大喀秋莎刺入到陳玉潔的兩退之是正在貼身衣物緊緊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去,陳玉潔也許不但不會反抗,說不定還會熱情的迎合自己,不管怎么說,陳玉潔也有做為一個女人的最基本的生理需要的對不對。

    但是在這一次以后,陳玉潔是絕對不會再理會自己了,不會再和自己在一起了,到那個時候,可以說是自己得到了陳玉潔的身體,但是卻同時永遠的失去陳玉潔的,而面對著這樣的一個美妙的少婦,李則天絕對不會只想著和她春風一度的,他想的是長期和陳玉潔在一起。

    陳玉潔本來已經張開了玉退,挺起了腰身,使得自己的兩退之間正在貼身衣物緊緊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下水道在李則天的手下更加的突出了出來,以一種無比熱情的姿勢迎接著李則天的到來的,現在看到自己在說出了那樣的一句話以后,李則天竟然將手縮了回去,在這種情況之下,陳玉潔突然間有了一種想要抓狂的沖動。

    在陳玉潔的心目之中,這個李則天雖然是個二世祖,也是個大蘿卜,但是自己卻不知怎么回事,一顆芳心已經系在了李則天的身上,不然的話,在那天李則天挑逗了自己以后,陳玉潔也不會在今天明明知道是李則天一個人在家,還跑到李則天的家里來了。

    如果不是對李則天有好感,陳玉潔也絕對不會讓這個少年,如此的輕薄自己了,而那些掙扎,那些阻止李則天的話,都是陳玉潔為了顯示一個女性的嬌羞而做出來的,不然的話,陳玉潔總不能叉開玉退,對李則天說則天,來吧,我早就想讓你上我了,來滿足我吧。

    李則天在自己的軟聲哀求和掙扎之下,卻還堅持著挑逗著自己,這讓陳玉潔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興奮,在知道李則天就要用他堅硬而火熱的大喀秋莎來塞滿自己的兩退之間正在貼身衣物緊緊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下水道以后,陳玉潔也是充滿了興奮和期待的,不然,她也不會做出那樣一種熱情的姿勢來迎接著李則天的進入了。

    但是想到做為一個女人,怎么的在最后關頭,也要表現一下自己的立場的對不對,所以陳玉潔才會說出了那樣的話來,但是只有陳玉潔自己知道,自己的話的重點是在要了我吧之上,而什么我恨你的話,則完全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心理上的平衡而說出來的。

    本來陳玉潔以為,憑著剛剛李則天不顧自己的阻攔而輕薄自己的舉動來看,自己這一句話,也一定不會在李則天的心中產生什么不良反應,而在說過那句話以后,陳玉潔甚至已經相像起了李則天在自己的身上揮鞭楊馬的樣子,想到李則天的大喀秋莎在自己的下水道里面進進出出,汁水淋漓的樣子,陳玉潔甚至都能感覺到自己的下水道已經張開了熱情的嘴唇。

    但是陳玉潔卻沒有想到,李則天在這個關心,竟然縮回去了手去了,在這種情況之下,陳玉潔心中突然間生了出想要抽自己兩個耳光的沖動來,自己已經一千個一萬個愿意了,怎么還要說那種話呢,這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么,但是話已經說出去了,陳玉潔又能怎么樣呢,難道要她再改變態度對李則天說:“則天,我錯了,剛剛那話不是我的本心,我就是想讓你要了我》”么。

    李則天一世英明,但是在今天這件事情上,卻犯了主觀主意的錯誤,如果說他知道陳玉潔說那話竟然是出于這樣的一個目的的話,會不會后悔得連飯也吃不下去呢,但是現在的李則天還沒有意識到陳玉潔是口不對心,想到了自己現在如果將自己的大喀秋莎塞入到陳玉潔的兩退之間正在貼身衣物緊緊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下水道里可能會永遠失去陳玉潔的事實,李則天雖然已經脹得難受了,但是卻還是縮回了手。

本文網址:http://www.mrjexw.tw/xs/1162/5663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xcxsku.com/xs/1162/566364.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推薦閱讀: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彩10分钟赚10万